首页 > 免费小说 正文
(嫡女世子妃)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李汐楠南宫景恒小说全文

时间:2022-04-04 13:58:07作者:王二

精彩内容试读

第19章

夜色深深,寒气重重。

寒风从李汐楠脸上呼啸而过,冻得她瑟瑟发抖。

前生就知晓这位大人从不与女子碰触,李汐楠硬是僵直了身子,与他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坐着。

只是马背上颠簸,且她的手没地方着力,她再怎么小心,颠簸着颠簸着,她的身子就往后靠了。

感觉到身前的人的靠近,南宫景恒皱眉,正欲往后退一退。

可就在此时,一个颠簸,直接把李汐楠给颠进了他怀中。

冰冰凉凉,瘦瘦小小的身体,紧挨着他。

随着马背的颠簸,两人的身体有了摩擦。

南宫景恒的呼吸一窒。

他无法形容,这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他只知道,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反感。

“抱歉,太颠了。”

李汐楠挪了挪身子,想要坐好。

“别动,掉下去,本座不会救你。”

南宫景恒的声音和这寒风有得一比。

这下李汐楠彻底不敢动了!

她知道这人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心理,说不救就是真的不救,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摔死了憋屈。

马儿的速度很快,五十里地,硬是用一个时辰就跑到了。

到了沐阳山脚下,所有人集体下马,施展轻功悄无声息地摸上山去。

自从上一次,南宫景恒就对李汐楠的武功来了兴趣。

这一次,他并没有开口问她要不要帮忙。

就是想看看这小郡主能不能跟上大家。

可他每一次回头,都会发现,李汐楠总能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还时不时的给他指指路。

他的心中震惊不小,疑惑更不小。

这小郡主的武功不差,轻功亦佳,究竟是师承何处?

李汐楠并没有发现他的异常,心中只想着要快一点找到南宫王爷。

时间越久,南宫王爷就越危险。

如果南宫王爷死了,李墨的计谋就会成功,她可不想如此。

是以,她半点都没有隐藏自己的轻功,她一边前进,一边努力回想着,前生李墨羞辱南宫景恒时说的话。

时日太久远,她也记不得太清楚了。

一旁的陈祺出声了:“这都半个时辰了,人在哪?郡主莫不是逗我们玩的?”

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为了找南宫王爷,他们都两日两夜不曾休息了,若是这小郡主是逗他们玩的。

就别怪他们不客气,别以为是郡主就可以为所欲为。

南宫景恒也看着她,出来之前就预备了,若是她所言有假,戏弄他,他一定杀了她。

被打断思路的李汐楠火气腾升:“这大冷天的,本郡主不睡觉跑出来逗你们玩,是本郡主傻还是你们傻。”

“你不是说就在沐阳山吗?”陈祺环视了一圈:“这都找了一圈了,连个影子都没有。”

“这沐阳山这么大,又不是我家后院,说找到就能立即找到,你们若是不想救人可以回去啊,到时候人出事了,可别怪在我头上。”

李汐楠不再理会他们,要不是南宫王爷真的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她还真懒得理他们,呸,不识好人心。

不过被他们这么一打岔,她脑子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

须臾,她一拍额,终于她想起来了!

李墨说那些人把南宫王爷绑在一棵红豆杉上,用鞭子抽打。树下的大石块旁还有一个山洞。

李汐楠脚下不停,借着透过云层的朦胧月光,飞快地环视了一圈。

找到了!

沐阳山山势险峻,遍地乱石,花草树木极其难生长。

是以,半山腰的树木并不是很多,而红豆杉只有一棵。

李汐楠扬起了手。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着她。

她左手指着左边,右手朝南宫景恒做了一个手势。

南宫景恒心里惊涛骇浪,面上却不动声色。

这手势是七宿司独门所创,内部传递信息用的。

这小郡主怎么会懂?

南宫景恒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谜团。

可眼下的情形,他也没有心思去探究她,救人要紧。

陈祺也能看明白李汐楠的手势,心中亦是疑惑不解,主子什么时候教给郡主的?

见主子没有反对,他便先一步去左边探路了。

片刻,陈祺返回,朝众人做了几个手势。

众人立即精神一振,找到了!

她竟然是真的没什么旁的心思,就真的如她所言,是带他们过来救人的!

李汐楠一脸傲娇地看着他们,她突然好想问问,他们的脸疼不。

南宫景恒再一次看了李汐楠一眼。

他这一生到目前为止,如此认真看一个女子的次数,加起来都没有今日多。

随后,他立即转身对着手下,做了几个手势。

七宿司众人立即分散开来,朝着左边包围过去。

最后他给李汐楠比了一个“你待在这儿”的手势,便也朝左边去了。

虽然也是七宿司内部使用的手势,但是他知道李汐楠看得懂,因为,她已经停下脚步了。

想救南宫王爷的心,没有人比他更甚,有他在,李汐楠就不去凑热闹了。

她飞身上树,屏息凝神,看着他们行动。

却没有发现,有一双眸子,在暗处紧紧盯着她。

她看见七宿司众人包围了一个有火光摇曳的山洞,随后就传出了激烈的打斗声。

没过多久,有人冲了出来。

借着朦胧的月光,李汐楠看清是那个副将,他挟持了南宫王爷。

七宿司众人围着他,却不敢靠近。

南宫景恒站在最前面,面沉如水,浑身散发得杀气比这漫天寒意还令人颤栗。

看着那个副将架在南宫王爷脖子上的剑,李汐楠的眸子危险的眯着。

前世就是这个人,一剑杀了南宫王爷,让李墨的计谋得逞,得到了那三十万兵力,开启了他篡位的第一步。

所以,只要杀了他,李墨的计谋就会失败。

再睁开眼时,她眸中的嗜血之色,清晰可见。

她往腰间一摸,抬手时,指间夹了三根银针。

月华流动,银光几闪。

那副将就被银针射中了穴位,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最后一刻,李汐楠还是决定留着他的狗命。

以南宫景恒的本事,一定能审问出他身后的李墨。

南宫景恒施展轻功上前,接住了昏迷不醒的南宫王爷,又一脚把那个副将踢飞。

副将撞到了树干上,又落到陈祺面前,哇的吐出了一大口血。

李汐楠飞身而下,行至南宫景恒面前,伸手在南宫王爷的鼻下一探。

感觉到那微弱的鼻息,她眸中的杀意顿时退得一干二净。

她抬头看着南宫景恒,然后咧开小嘴笑得比阳光灿烂:“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