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免费小说 正文
景萌裴施翊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景萌裴施翊小说主角

时间:2022-04-04 13:58:05作者:王二

精彩内容试读

第9章

裴宫被堵的面色涨红,瞪着景萌,眼珠子乱转,“胡说八道什么!什么录像,你不要大放厥词!”

景萌一个眼神都欠奉,她来前已经随手把一块手表改装成微型电脑,此刻抬手在表面上十指翻飞,全息投影技术,很快在正门上方投影出一块小小的屏幕。

“先说上月,裴宫先生,你协同女友白曦小姐,窃取本人科研成果,结果学艺不精,暴露问题,最后经警察调查证实,被带走拘留。”

投影画面正是当时景萌逃出手术台,揭穿二人谎言的视频,现场记者众多,景萌随手窃取了一个前排记者的文件。

“时间倒退到四年前,裴宫先生陪白曦小姐喜提玛莎拉蒂的监控。”

“情人节,两人开房记录和消费清单。”

“向我求婚隔日,两人欧洲旅游,街拍激吻。”

屏幕上一张张照片视频闪过,看得裴宫脸色越来越白,双腿发软,几乎支撑不住。

投影的粒子光洒在景萌脸上,衬得她愈发肤如凝脂,她手指飞快,有条不紊的切换画面,最后定格在一段音频上,她点着手表,没有播放。

那熟悉的音频界面冲垮了裴宫最后一点理智,他立时要冲上去打景萌,被裴家三哥死死按住,他涨红着脸,声音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疯女人!**敢放试试,我弄死你,你这个**!”

徐敏如终日端方自持的脸也有了一道裂缝,她抖着声音瞪着景萌,“你这个,这个婊.子,竟敢暗害我儿子,我要报警!我要报警!”

景萌冷冷地看着他俩的丑态,声音不紧不慢,“综上所述,裴宫先生脚踏两条船,拿着我的研究成果讨好女友,一边跟我求婚,一边跟人激吻,当真是21世纪时间管理大师,真让我叹为观止。”

她眉毛一挑,伸着细长的手指点着屏幕,“麻烦裴宫先生记好了,再有下次,小女不才,必让任何国家,任何地区的商场大屏,都布满您的身姿。”

一语终结,景萌伸手在手表上一敲,屏幕“唰”的消失。

所有人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半天没有回神,只盯着景萌的手表,眼神里都有些惧色。

裴仁站在一侧,瞧着景萌眼里还是未褪的自信飞扬,微微眯了眯眼。

“我先走了,抱歉,影响你家聚会了。”

闹到这个地步,饭肯定也吃不下去了,景萌捋了捋头发,跟裴施翊打了声招呼,就想离开。

她刚转身,手肘就被人攥住,她一怔,转头看向裴施翊,正见他偏头的侧脸,线条精致,眉目生花。

“爸,妈,哥,有点事,先走了,下次再和丞丞看你们。”

说完也不等别人说话,拉着景萌,大步往外走去。

上了车,景萌还是不安的紧,“你爸妈一心盼着你,又这么大年纪了,没必要......”

“你觉得那种情况下,我还吃得下饭么?”裴施翊声音微凉,“应该是我向你道歉,不好意思,没有管教好小辈。”

景萌一怔,盯着裴施翊半晌没能说话。

裴丞向来乖觉,这会不哭不闹,拱在景萌怀里,抱着她的细腰。

那个侄子真讨厌,刚刚他在爸爸怀里,都瞧见萌萌眼睛气红了,下次见面,一定让他好看!

“想吃什么?”

汽车缓缓开动,裴施翊点着扶手,看向裴施翊。

“回家吧,”景萌捏着怀里小团子的耳朵,“我给你们做饭!”

她眼里漾着温柔,刚刚那肆意的锐气,突然散开,借着正午的阳光,细碎的坠在她眼睛里。

景萌做饭别的不行,面条下的不错,多年紧张繁复的工作,有时候家人不在为了果腹,下面永远是最快最好的方式。

等到她面端出来,裴施翊还在房里接电话,甩了一屋子非富即贵的亲戚,为着一个女人耍脾气,怎么看都有点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派头。

她把面舀出来放凉,又夹了几筷子,端给裴丞。

“萌萌不要担心,我爹爹超厉害,一定会好好保护你,以后再也不让你受欺负!”

裴丞吸溜了一大口面,含糊不清地给亲爹吹彩虹屁。

“你想要什么,喜欢什么,或者讨厌谁,都可以告诉爹爹,他都能帮你做到,无所不能!”

景萌笑着轻轻弹了弹裴丞的脑门,“小家伙!”

“我可不要你爸爸保护,姐姐自己,无所不能!”

她撩着衣袖,想给裴丞比划肌肉,裴施翊刚从书房出来,就瞧见这一幕,不由好笑,正想上前,就听自家宝贝儿子开口。

“可是,萌萌为什么睡觉的时候,还要哭啊?”

裴丞小脸皱着,那晚看到睡梦中的景萌流泪,他心里总是很奇怪,奶奶以前跟他说,如果睡觉也在哭,这个人一定吃了很多很多苦。

裴施翊抬起的脚步又收了回来,站在门旁,想听景萌的回答。

景萌一愣,那双总是精明透亮的眼睛,难得的有些迷茫,像小鹿一般可爱。

她呆了几瞬,才温柔的笑了笑,那笑意凄楚,带着些刺人的疼痛,“因为,没有人能无所不能。”

“萌萌不能,你爸爸也不能。”

“总有一些苦痛,是用力挽救,却也不得不承受的。”

裴丞似懂非懂,小脸皱得跟苦瓜一般,总觉得自己被萌萌糊弄了,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门旁裴施翊的脚步一顿,他立了良久才装作刚刚到门口,迈着步子走了出来。

“饭好了吗?”

景萌瞬间收回了所有的情绪,抬眼又是那个初次见面,眼含伤痛,但内里满是飞扬热血的女人。

“刚出锅的面,尝尝怎么样,敢说不好吃试试!”

裴施翊卷着袖子,嘴角含笑,坐到桌前,接过景萌递来的碗。

景萌认认真真盯着裴施翊,时不时转过头,帮裴丞擦一擦嘴角的汤汁。

气氛缱绻得竟有了些家的意味,裴施翊心头涌动,一句话盘亘在舌尖,几乎要冲口而出。

不如留下来,做丞丞真正的妈妈。

“我打算明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