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免费小说 正文
刘铮郑月茹完结版(我只想当太子爷)小说全本阅读

时间:2022-04-04 13:56:25作者:小金

精彩内容试读

第2章

凉州无水,那常出现在后世小说中的花船摇曳,泛舟湖上的浪漫场景,自然不会出现。但龙炎王朝文风大盛,各地文人骚客诸多。为了每年的文人各种聚会活动,凉州府建造诗社,事实上相当于一个酒楼性质的场所,毕竟古人有诗无酒,便少却诸多快乐。

每年诗会,无数文人蜂拥而至。

这个世道的文人,图的就是一个名气。

在时局纷乱的时候,名气就相当于前程。

往年不少文人才子,诗会一举成名,登堂入室,直接成为官身的佳话不在少数。凉州制下三十个城池,足足五百多万人口,但凡识点字的人,几乎都来了。

听说诗社旁边的客栈,早就爆满,来得晚了,只能住在马厩里。

今天赶早,诗会还没开始。

这时正有几个穿着华丽的公子哥联袂而至。

“秦大才子,今日气色怎这般枯槁,痛煞小弟也!”

“啊!张才子,不敢不敢。昨夜偶得佳句,仿若天赐,愚兄心中惶恐,连夜品读,待诗成已是天明,惭愧惭愧......”

“噢?可否读来让吾等品鉴?”

“将军立城东,壮士会挽弓。挂旗迎风展,大炮轰轰轰!”

众人惊叹,掌声雷动。

“好诗,好诗啊!”

“果然是浑然天成,秦公子大才!”

众人欢声笑语,携手而入。

刘铮听得目瞪口呆,有些佩服这些人的脸皮之厚,果然哪个时代,文人都靠互相商业吹捧才是?

“听见没有,赶紧离开,别想混进去!”

家丁恶狠狠看着两人。

刘大豪为满足儿子心愿,舔着脸笑道:“这位兄弟,行事何必如此拘泥?我们只是进去看看,放心放心,小事儿小事儿......”

说话间,他拿出一个钱袋,偷偷塞到家丁手里。

那家丁一摸,银子飞快入兜,咳了一声:“我晓得了,刘乡候定是想来跟太守大人致歉,此心可鉴啊。但切记不可惹事,进去吧。”

两人连忙答应,终于混进来。

这诗社规模着实不小,厅堂之中,足可以坐得下数千人,这里早就备好桌子点心米酒,文人讲究席地而坐,此时已有数百文人才子,个个神采飞扬,信心满满,不少人满脸陶醉,互相吟诗对唱,一眼看去,文采横溢者有,浑水摸鱼者有,潇洒俊逸者有,放浪形骸者也有,场中十分热闹。

随便找个角落坐下。

刘铮看得啧啧称奇。

昨夜这个“刘铮”,竟然可以在这么多人面前“撒尿”?这心理素质和脸皮,也着实十分了得。

很快,几千人陆续到场。

“太守大人到!”

这时,太守陈平一行人,姗姗来迟,所有人眼光狂热站起来。陈平府上参事三个,另外其间还有一个穿着杏黄色衣裙的女子。

此乃太守千金,才女陈若诗。她年仅十六,却是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秀色绝俗,浑身自有一股高雅轻灵之气,在凉州这样的地方,竟依然肤如凝脂,面如白玉,眉如远山,眸似秋水,巧笑顾盼之间,皆是风情。

饶是看惯了现代美女的刘铮,此时也是呆了。

这就是被他摸了**的才女?

值!

百万两白银,值了!

更何况那些才子文人,一个个和打了鸡血一样,拱手齐声道:“鄙人(草民)XXX见过太守大人,见过太守千金!”

各家报着各家名字,生怕别人听不到自己名字,好不热闹。

陈平呵呵笑着:“诸位不必客气,既然在诗社,那我们就都是诗文同好同僚,尽兴即可!”

“诗酒同乐,天下幸事!”

众人轰然应诺,纷纷落座。

这时,陈平身边一个参事站起来,道:“诸位公子,今日诗会和前几日不同,众所周知,太守千金正值双八年华,爱好诗词歌赋,对天下才子学士十分倾慕。愿在今日借此诗会,觅得良配佳婿,诸位公子可要努力了!”

全场哗然。

诗会选婿?

这个噱头有点大了,但凡对自己有点信心的才子公子哥们,兴奋得脸都红了。

能娶了陈若诗,岂不是意味着平步青云?

更何况,陈若诗本身就有着凉州第一美女才女的各种头衔。

刘铮也没想到,竟然来了这一出,他本来只想来诗会“一鸣惊人”,取得陈平好感,保住便宜老爹的爵位。但现在看来,显然自己这是来砸场来了?他不由偷偷看着那边的陈若诗,这个女子果然非同一般,面对这么多人狂热的眼神,脸上没有丝毫羞赧,依然巧笑倩兮,颇有大家之风。

刘铮不禁惭愧,自己竟然亵渎如此美人,活该被揍被罚!

一白衣才子,站起来,风度翩翩笑道:“请问大人,如何评比?”

“哇!白公子!”

“莫非是凉州第一才子,白楚峰?”

“天,他已是官身,竟然也来了?”

人人看到此子,纷纷惊呼。

白楚峰折扇一开,傲然笑着,毫不顾忌炽热的眼神:“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陈小姐待字闺中,鄙人自然也有机会。”

“不知道我不是凉州人士,是否有机会呢?”

这时,又一个潇洒俊逸的公子哥站起来。

“这是......”

“世子殿下!”

这人来头不小,乃是汉中藩王雍王的儿子,谢康成!

那边坐着的陈若诗眼睛微亮,陈平频频点头微笑,看来对这两人都很满意。

全场嗡嗡作响。

这种大神一来,他们哪里还有机会?

那参事道:“评比分为三轮,第一轮,由太守大人出题,现场作诗。先到者得,取前百名!第二轮,由王大学士出题,取前十。第三轮,由陈小姐亲自出题,取头名!”

“如果头名,陈小姐看不上呢?”

一人问道。

全场点头,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毕竟现场花甲之人不在少数。

至于头名会不会看不上陈若诗?

这个几乎不用去考虑。

参事继续道:“如果取得头名,非是小姐心仪之选,那太守大人,会奖励答应头名一个可满足的要求!”

听到这个,在场文人才子兴奋无比,纷纷摩拳擦掌。

刘铮偷偷问刘大豪:“老爹,咱要赢了,娶她还是拿回爵位?”

刘大豪惊诧看着自己儿子,并未注意他这称呼,倒吸一口气:“铮儿,你脑疾还没好全?”

他这儿子什么货色,他还不知道?

私塾坊间烟花之地花钱买几首诗用来装场面还行,让他参加这等角逐,那岂不是天人说梦?

“铮儿啊,咱不说好了只看热闹的吗?再不济趁别人不注意,先吃个饱咱就走,为父钱袋里可是一文钱都没有了,待你娘亲回来之前,咱家里可是揭不开锅了啊!切莫惹事,切莫惹事啊!”

刘大豪一手点心,一手馕饼,大快朵颐劝道。

活脱脱一饿死鬼投胎,哪里有首富风采?

他们本就过街老鼠,不被陈平看到还好,看到岂不是又是一翻**?

刘铮撇撇嘴,看你那点出息!

“第一轮,开始!”

参事道。

太守陈平笑道:“凉州多雪,那我们便以‘雪’为题,诸位开始吧!”

现场有人脸上一喜,风花雪月这些题目,对这些诗词爱好者来说,就和学英语的韩梅梅和李磊那般简单。平日里谁不珍藏自己几首佳作?

一白发苍苍老者站起来,摇头晃脑: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好!”

全场叫道。

刘铮也点点头,确实是一首好诗。

这老头儿,应该是来谋取一个前程来了。

那白楚峰淡淡一笑,缓步走出:

“剑外从军远,无家与寄衣。

散关三尺雪,回梦旧鸳机。”

众人微愣,旋即大声喝彩。这首诗比刚才那个还要好,凉州多和蛮人作战,写出了边塞将士的卫国情怀。

尤其太守陈平,频频点头,看来对此诗评价甚高。

这凉州第一才子,果然不寻同常。

看白楚峰发威,那谢康成微微一哼,一脸酝酿之意,而后摇头晃脑: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睛云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冻,一种清孤不等闲。”

这首诗,也有不少人叫好。一种孤冷的气质,迎面扑来。更是让陈若诗,都多看了这谢康成一眼。

“吾儿想试试?你且等片刻,为父我认识几个在场私塾老学究,待我过去买几首来,你好挑选,取前一百,来得及,来得及......”刘大豪看儿子跃跃欲试,心想他能怎么办,尽力止损啊,说着就要起身。

刘铮听得哭笑不得,一把拉住自己这个便宜老爹。

这时,那些才子都争先恐后,念出自己作品,上面三个参事,和陈平陈若诗,都各自做着评比。

有人得偿所愿,有人遗憾落选。

眼看一百首就要凑齐,刘铮站起来,大声一咳嗽。

然而,谁都没注意到他......

看那群人还在争抢,他怒摔手中酒杯,大展刘家公子纨绔之风,这下所有人齐齐看来。一些人看到是刘铮,纷纷一脸怒容。

尤其是那一向淡然的陈若诗,更是气得站起来,纤纤玉指怒指刘铮:“你这登徒子......”

“恶贼,你还敢来?”

“来人,给我拿下!”

刘铮深深吸一口气,张口念道。

“江上一笼统。”

众人都是一愣,旋即哄堂大笑。

这个纨绔是要作诗?

“然这是何物?”

“登徒子也会作诗?”

在场鲜有不认识刘铮这个败家子的人,故而皆都出言不逊,摇头嘲讽。甚至几个私塾老者,更是对着刘铮跳脚大骂有辱斯文,看来昨天的事情,还是给这些读书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那陈平看到刘铮的时候,也是一脸阴沉。

“井上黑窟窿。”

刘铮继续念。

这句近乎白话文的诗句,更是让不少人捧腹。如此打油诗,也登大雅之堂?

“黄狗身上白。”

“白狗身上肿。”

全场。

倏地一静。

一双双震惊,不可思议的眼神,无言看向刘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