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免费小说 正文
齐泰周睿做主角的小说小说主角名叫齐泰周睿

时间:2022-04-04 13:55:11作者:小王

精彩内容试读

第二日,天都城门口,一辆马车缓慢的向前行驶。

齐泰撩开了帘子,看了一眼天都高大的城墙。

“母亲,别了,谢谢你让我感受了这世界上母爱的温暖。”

说完,齐泰就放下了帘子,重新在车内坐好。

成为了这个身体的主人之后,本来重活了一次,可以重新开始美好的生活,没想到一个八岁的孩子与世无争还是摆脱不了权谋的阴险。

一个八岁的孩子,流放岭南,齐泰想想就可笑。

“少爷,你别怕,锦绣会保护你的。”

似乎是看到了齐泰脸上的愁眉,同车而做的丫鬟兼保镖锦绣挥舞着手中的短剑说道。

看着锦绣那一脸认真可爱的表情,齐泰笑了笑,她才只有七岁,还没有自己这个身体大呢,真出事了,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锦绣是齐家的家生子,就是一些大家族将一些小孩子买回来,从小培养训练成为家族的死士,因为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瞳,被人说成是怪胎,被父母抛弃,结果被齐家带了回来,结果因为眼睛的问题,也一直被人排挤,只有齐泰,一直和她的关系很好,还帮助过她,这次是主动申请保护齐泰的。

这就是齐泰走出天都城全部的家当,一辆马车,一个马夫,加上一个天生异瞳七岁的丫鬟兼保镖。

齐泰又一次感觉到了大家族的冰冷,自己好歹也是家族中的后辈,看到被赶出天都城没有希望,连个来送的人都没有,看来在权利和金钱面前,亲情,一边去吧。

“锦绣,你为什么选择跟着我,我可是被流放的,或许这一生,我都不能再回来了。”

看着眼前这个小丫头,齐泰问道。

“那就浪迹天涯呗。”

锦绣俏皮着脸,歪着脑袋说道。

看着小丫头稚嫩的脸,齐泰不再说话,或许她的年纪还太小,不懂得什么叫流放,只是一心想要离开那个被人排挤的家族。

马车缓缓的前行,不过说来奇怪,那个赶车的马夫,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看着他们的表情,也非常的严肃,而且看身形,并不像是下人,感觉这人身上散发着肃杀之气,身姿挺拔,像是一名战士。

不过不愿意说话齐泰也懒得清静,在车上和锦绣开着玩笑。

“少爷,今天我们赶的急,只能在野外露宿了,明天,我们就能到地方了。”

外面传来了马夫冰冷的声音,听到这,锦绣和齐泰同时皱了一下眉。

“少爷,别怕,由我保护你。”

锦绣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外面,周围全是树木,他们是在野外。

不知道怎么回事,齐泰总感觉不太对劲,还有那个马夫,也一直表现的很奇怪,一直都是一副冷冷的表情,按理说马夫,不应该会有这样的表情,要是说和他这个流放的少爷出来,心里不痛快可以理解,但绝对不是那副表情。

到了晚上,齐泰和锦绣都睡在车里,不过齐泰怎么也睡不着,总感觉有事,就经常偷偷的看外面,忽然发现那个马夫在擦着一把匕首,他,怎么会有匕首。

齐泰感觉不对,大半夜的他不睡觉擦刀干什么,立马就将旁边的锦绣叫醒。

锦绣睡眼朦胧的起来,听到齐泰一说,就要出去质问,齐泰立马拉住了她。

这个马夫要是真的想要杀他,锦绣出去不是弄巧成拙了吗,现在,他们不知道,反倒是一个优势。

再说,锦绣虽然五岁开始习武,但是毕竟只有七岁,身躯太过弱小,怎么可能是那个壮年马夫的对手,所以只能偷袭。

那个马夫擦了好刀后,一手握刀,真的朝着马车来了,脸上,也露出了凶光,果然是来杀他们的。

锦绣在马车里,也悄悄的拔出了自己的短剑,一副跃跃欲试的架势,准备随时出击,这是他们唯一的机会,成不成就在此一举了。

“唰。”

就在那个马夫轻轻的撩开帘子那一刻,锦绣果断的出击了,虽然身材幼小,但是速度极快,也很准,短剑飞出,直接刺中了马夫的脖子,那人明显的没有想到,防守不及,被锦绣攻击正着,双手捂住脖子,眼睛瞪的溜圆,后退了几步,就倒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林泰也走出了马车,看着地上的马夫,他还有气息,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真没有想到,都被流放了,还不肯放过我。’

林泰摇头叹息。

倒是锦绣,立马挡在了他的前面,“少爷别怕。”

“锦绣,没事了。”齐泰安慰着锦绣。

不过现在这大晚上的,他们两个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还是在野外,他们要是乱走的话,肯定会有危险,刚才锦绣成功反杀,也是占了偷袭的优势。

再说,他们也不会套马车和赶马啊,只能都到第二天白天再说了,两人又回到了马车里休息。

“少爷,你睡吧,今晚上我来值守。”

一进马车,小丫头就立马说道。

不过林泰是怎么也睡不着,倒是锦绣,先睡着了。

‘这到底是我保护你还是你保护我啊。’林泰心里无奈的摇摇头。

不过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泰不知不觉间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是锦绣将他摇醒的。

“少爷,少爷,醒醒,有情况。”

林泰睁开眼睛,马车周围火把通明,一看就有好几十人。

林泰立马就害怕了,莫不是刺杀自己的人不止这一个吧,还是自己太大意了,早知道就不应该留在这里,现在这个情况,让他们两个孩子怎么办,锦绣肯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

“少爷别怕,有我。”锦绣立马就挡在了林泰前面,身体将他和马车的入口隔开。

外面的火把晃了半天,却没有人撩开帘子看。

“小少爷,小少爷,你在里面吗,我是柳元呐。”

忽然,外面柳元轻声的对着马车里面说道。

柳元,并不是齐家的人,而是柳家的管家,是齐泰母亲这边的人,他肯定不是来杀自己的。

锦绣回头看着林泰。

“柳伯伯,真的是你。”林泰撩开帘子,柳管家的脸,瞬间就印入眼帘。

“小少爷,太好了,你没事,都怪我来晚了。”

看到林泰没事,柳管家乐开了花,赶紧将林泰抱下车。

“柳伯伯,你怎么来了?”林泰很奇怪,柳管家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荒郊野外,而是他被刺杀的现场。

“老爷不放心你,本就想让我们跟着你的,可是你走的悄无声息,我们没有得到消息,就来晚了。”

柳管家说话的时候,还瞟了一眼地上的那个马夫,此时,柳管家带来的人已经开始处理尸体了。

听到这,林泰才明白,看来这林家,是故意封锁自己走的消息的,就是想要悄无声息的解决自己。

“小少爷,你没事就好,一切还来得及,老爷也说了,叫你先不要急,在外面安稳待一段时间,回天都的事情,等以后找机会。”

“嗯,我听外公和柳管家的。”

这个柳管家,是自小在柳家和外公一起长大的,值得信任,有了他和这几十个人,也安全很多。

“好,小少爷,这深山老林的也不安全,我们还是赶紧走吧。”

老管家向周围看了一眼,然后说道。

齐泰也点头同意,现在这个时候,说不准刺杀自己的人有几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