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免费小说 正文
(盛少缠妻狂魔)小说精彩阅读叶灵盛君烈小说结局

时间:2022-05-10 13:28:24作者:小王

精彩内容试读

第7章

叶灵把整理好的东西放进纸箱,很快就装了满满一箱,她说:“老板君心难测,我们听令行事就好。”

“可是你甘心吗?”李露小声问道。

叶灵一怔,收敛了笑容。

李露为她打抱不平,“你和盛总在一起三年了,我以为你们会修成正果,没想到他这么薄情......”

“阿露,谨言慎行。”叶灵淡淡提醒她,瞧她神情还是不忿,她叹了口气,拿起一本手册递给她,“这是我平时记录的一些盛总的习惯,你拿去参考一下,别触到他逆鳞了。”

李露惊喜地接过去翻了翻,脸霎时垮了下来,“我的老天爷,盛总怎么这么多臭毛病啊,阿灵,你这几年过得属实不容易。”

叶灵拍了拍她的肩膀,抱起纸箱走出秘书办,乘电梯去十七层。

虽说QUEEN娱乐是独立经营的子公司,但办公区还是设在盛氏集团大厦内,盛君烈让人专门腾了一层楼给他们办公。

她去人事部报道,办好一系列手续,人事部小徐带她去了她的办公室。

她的办公室与秘书办的相比,小了不只一点点,好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办公桌沙发都有,采光也不错,据说太阳能从早晒到晚。

她对新办公室很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办公室里没有休息室,她午睡只能在沙发上睡了。

“灵姐,这些文件是我们即将准备签约的艺人,以后他们都由你负责接洽,你先看看资料。”小徐抱了一叠文件过来,放在叶灵办公桌上。

办公桌上除了一应办公用具以外,还有一个金光灿灿的名牌,上面刻着艺人总监叶灵六个字。

“好,辛苦了。”叶灵点了点头。

小徐怪不好意思的,忍不住多看了叶灵一眼。以前她是秘书办的首席秘书,他每次见到她,她都跟在盛君烈身后,身影站得笔直,从容冷静,像一柄锋利出鞘的剑,让人不敢直视。

但刚才接触下来,才发现她也没有他想象中那么清冷疏离,对他还挺客气的。

叶灵翻开文件,一眼就看到简云希的照片,她愣了愣,小徐跟着看了一眼,就笑了。

“简云希啊,她是我们公司目前接触的最大的腕儿,是盛总亲自去谈的,有小道消息说,他俩以前是情侣,盛总斥巨资打造QUEEN娱乐就是为了迎接心爱之人回国。”

叶灵心脏骤然一缩,“是吗?”

小徐以为她不知道,眼中满是八卦欲,“灵姐,你天天跟着盛总都不知道吗?据说盛总超爱简云希,这么多年单身都在等她。我们猜啊,盛总把QUEEN娱乐设在盛氏集团大厦,就是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想和简云希复合来着。”

叶灵的脸色有些苍白,是啊,她天天跟着盛君烈,这些绯闻自然不可能传进她耳朵里。

毕竟,所有人都认为,她是盛君烈的耳目。即便有谣言,也不敢在她面前说,怕让盛君烈知道。

小徐没注意到她的表情,继续说:“你知道上个月举行的肖邦国际钢琴大赛吧,盛总亲自去了一趟波兰,有记者拍到盛总半夜去了简云希房间,一夜没出来,你说他俩干柴遇烈火,会不会......”

“小徐!”叶灵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突然打断了他,“你先出去吧,我看完文件再找你。”

“哦哦,”小徐见她脸色难看,心里暗暗后悔,不该在她面前口无遮拦。叶灵可是盛总的前任首席秘书,她的心自然向着老板的。

他在她面前八卦老板的绯闻,不是自寻死路吗?

“灵姐,我就随便说说,你也随便听听,都是大家闲来无事瞎传的。”小徐求生欲很强地解释。

“嗯。”叶灵摆了摆手,小徐满怀忐忑地离开了办公室。

人一走,叶灵伪装的冷静碎了个干净。以前她灯下黑,居然都不知道盛君烈和简云希的绯闻在公司传得沸沸扬扬。

除了她,恐怕这栋大楼里所有人都知道。

换作以前,她也不会在意,她和盛君烈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权宜之计,孩子没了,他们的关系就该结束了。

可自从昨晚看到他出现在钢琴大赛现场,他看简云希的专注目光像一根刺扎在她心里。

他,从来没有用过那样深情热烈的目光注视过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原来,他除了对她冰冷彻骨的恨意,也可以对另一个女人怀着如此浓烈炙热的爱意。

一下午,叶灵都在看文件,了解即将到她手里的艺人,这是她完全陌生的领域,看得她万分头疼。

简云希是盛君烈的心头宝,自然不能委屈了她。现在她还没签约,就已经是QUEEN娱乐一姐的待遇。

其余几个练习生,倒是可以送去选秀节目历练出道。

头疼完这些事,窗外完全被夜色笼罩,她整理好办公桌,拎起包下班。

她站在电梯间等电梯,“叮”一声,总裁专属电梯门开了。她抬起头,与站在电梯里的男人四目相接。

两人沉默对视,叶灵一动不动,电梯门在她眼前缓缓合上。须臾,电梯门又朝两边弹开。

盛君烈眉头皱得能夹死一只苍蝇,他声音又冷又沉,“不进来杵在那里做什么,要我请你?”

叶灵默了默,有些人嘴唇长得那么好看,偏偏说话那么不中听,不知道怎么做到的。

她走进电梯,下意识站在落后盛君烈一步的地方。

盛君烈扭过头来,脸色铁青地盯着她,“你在做什么?”

“我没做什么啊,”叶灵一脸茫然,“我以前就站在这里,有什么不对吗?”

盛君烈下颌线绷得死紧,以前她是他的秘书,站在他身后自然没什么不对,但她现在已经不是了。

他一把将她拽过来,再一推,她的背狠狠撞在金属壁上,她一声痛呼还没有出口,就被男人狠狠抵住。

“故意膈应我是吧?”男人的呼吸都喷薄着怒气,“你就这么不满我调你去QUEEN娱乐?”